扶风斋普洱茶茶介绍

森梦品茶网

边境密林中的风村

第三天,我们步行去茶坪地。 由于靠近老挝边境地区,茶坪地基本无人居住,是被遗忘的古茶树聚集地。 直到近几年,人们才发现这里的古茶树。 峰峰斋的名气,就像它响亮的名字一样,开始在茶客心目中掀起旋风。

丰寨是一个瑶族聚居村,距义乌乡政府32公里,距老挝边境仅2公里。 发风寨茶山是义乌七村中海拔最高的,约1700米。 是古茶树保存最完整的村落。 2001年高速公路建成之前,这里基本与外界隔绝。 峰峰村的居民属于蓝靛瑶族,这个支系在中国已经非常罕见。 这里生长的古茶树几乎都是数百年树龄,有的高达五六米。 峰峰斋的茶在外观、口感、香气上都与一般义乌茶不同。 茶汤比马黑、洛水洞地区的茶浓烈很多,带有一定的野味,蜜香中夹杂着花香,香气很足,有独特的香味。 由于绒毛较多,初汤略显浑浊,茶汤颜色较深。 口感细腻柔滑,略显霸气,回味悠长。 走得越晚,就越甜。

来云南之前,我就知道峰峰寨之行将是最艰难的一段旅程。 进去的时候,我们分成三组,带了馒头等方便食品。 差不多走到一半的时候,大家都坐下来休息,吃点东西。 随后,第一梯队走得太快,突然就消失了。 他们大声呼喊,但森林没有回应。 许嵩根据记忆判断我们走错了路。 他来过这里两次,他的印象是我们应该沿着小溪走。 四十到五十分钟的路程白费了,我们拖着疲惫的双腿又开始前行。

我们找到了路,终于看到了茶坪地! 远远望去,只见对面山坳中间有一个草棚。 远远望去,只见草棚里生起了火。 这里是采茶工人休息和做饭的地方。

不远处,一股山泉潺潺流淌。 峰峰村的小伙子正在做午饭。 他们用自己带来的米和肉,和山上的野菜一起煮。 年轻人很快就煮熟了,把香蕉花切成了碎片。 原来,香蕉花的花心是用来做汤的。 最后,一整片大蕉叶在火上轻轻烤了一下,然后撕成几片,分给了大家。 捧在手心就成了一碗饭。 年轻人说,烤蕉叶的目的是为了让叶子变软,不易碎。 吃饭喝汤在手心里就好; 筷子是用小芭蕉叶茎做成的,是绿色的。 所有人都坐在地上,开始抢食物。 毕竟走了4个小时,我已经饿了。

茶树坪有很多大茶树,但想要亲眼看到它们,还得爬一段又陡又滑的碎石坡才能到山顶。 茶人王龙说,他和徐先生上去看到了很多大茶树,但路太难了,我们上不去。

回程依然艰难。 走过小河,沿着满是落叶的倾斜山路……终于到了摇摇欲坠的木桥,我终于可以扔掉手中的拐杖了! 我们坐在河边休息,却没想到,以为已经走完的路,还有一座山需要爬……

躺在勐海宾馆,想起下午回来的路上,我们用茶树坪的山泉水泡了鲜茶。 茶汤实在是太鲜美了,所有的辛苦似乎都消失了。 甘甜柔软的味道萦绕在我们的唇齿间。 请长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