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城里出了个名人这个人跟城里百姓说有流行病毒人传人非

最近城里出了个名人,这个人跟城里百姓说有流行病毒,人传人,非常可怕,让大家少出门,偏偏有好事者把这个人告上了官府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事,县官慌了,还好喝的水比较少,尿才吓出了一两滴,县官慌的可不是县里闹什么流行病毒,毕竟一个县那么多人死几个再正常不过了,他慌的是怎么有人散播谣言影响太平呢,至于到底有没有流行病毒,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于是让自己的心腹把妖人抓起来
人抓到了,可见这妖人除了嘴也没什么厉害的,县官老爷放心多了,但看此人眉清目秀,爱才之心顿起,仔细盘问了一遍才知道原来此人是去年的李秀才
“哎呀呀,秀才呀,你看你,就是不常与我来往,才变的痴了,说开胡话了”县官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子,像极了百姓父母官的样子
“老爷说的极是“
“那我希望你积极配合工作,听从我们的规劝,至此终止你的违法行为,你能做到吗?”
“能”
“我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并郑重告诫你: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县官老爷王八之气让整个县衙门散发着威严
“明白”李秀才像霜打过的茄子
“来来来,我给你出个训诫书,你签个字画个押就差不多了”县官说罢,亲切的拉起李秀才的手走到训诫书旁,替他在手上抹上红泥再亲手按着李秀才的手使劲的在训诫书上按了个把分钟,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县老爷,我能走了吗?”秀才摸着自己红红的手指道
“害,别急着走啊,你不是说城里人有感冒吗,你帮我把他们治治,治好了就走”县老爷暗暗得意,我不动则已,一动问题都解决了,县官真是委屈了老爷我
“可是治病要戴口罩穿防护服……”
“这病不传人你戴什么口罩,穿什么防护服,我说你们这些秀才,真是脑子里灌了马尿了是不是”县老爷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眼皮耷拉下来,一道寒光从狭小的眼缝中射出,头顶头发稀稀疏疏,仔细看上去整张脸竟像是个“官”字
李秀才治病去了,衙门的人说他临走的时候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庆余年二,真正是犯了疯病
过了几天,发烧感冒症状的人越来越多,甚至传出了死了人的消息,县衙让大家关了门好好休息,说是最近大家病倒了是因为那些人这一年数钱数的太累了,那个死了的人就是因为太有钱了非要吃蝙蝠给激动死的
那天李秀才去县里的酒吧喝酒,李秀才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李秀才,你又戴了几层口罩!”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碗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道:“你又赚了什么黑心钱”李秀才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看见你跟县老爷说要多备口罩,被县太爷吊着打。”李秀才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卖货的钱又不是我赚,……救命的钱,……,救治人的钱,能叫黑心钱吗?”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救人如救火”,什么“人传人”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过了几天,听说李秀才病重住进了县里的大医院了,听说害人的还是一只蝙蝠
又过了几天,听说李秀才死了,县太爷爱惜人才,心痛到无法呼吸,亲自拿着电击板对着李秀才的尸体砸了四五个小时,李秀才的胸腔都砸进去了,要不是县医院院长跪下求县太爷别努力了,要保重身体为全县老百姓的幸福着想,恐怕县太爷非要累死在李秀才身上
经过这事大家才知道,原来县太爷是真的爱民如子,是世上难得一见的伯乐
李秀才,他大约的确是死了
文章首发于作者公号:王多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