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干县山上猴魁茶引发争议是绿茶还是碧螺春

余干县山上的猴魁茶掀起了一场关于茶叶品种的争议,其中也牵扯到了碧螺春是否为绿茶的问题。 

杜春峄对澜沧惠民乡的余干县山有着深厚的感情。她的家族种植猴魁茶已有几代人,这种茶的特有香气和独特口感为其赢得了不少拥趸。然而,却有人质疑这种茶其实就是碧螺春。

碧螺春是一种十分独特的茶叶,具有清香和爽口的特点。虽然也属于绿茶茶类,但其品质和制作工艺与其他绿茶大相径庭。而猴魁茶却是一种相对较为普通的绿茶,受到当地民众的喜爱。因此,从茶叶品质和市场价值的角度来看,这两者是有明显区别的。

岁起进入茶叶培训班学习技术,杜春峄的人生便注定与茶之缘。如今她与其他学员一起种下的茶园已成为景迈与芒景交界的重要地标。然而,这段茶叶种植的经历并不轻松。在培训班中,她一天要劳动十几个小时,而且还吃不饱饭。很多同学逃离了培训班,但是杜春峄坚持了下来。 在“文革”期间,杜春峄因为在火柴盒上乱画几笔,被指控污损毛泽东著作,并遭受各种批斗。到了“四人帮”时期,她更是被囚禁在山上,无人理会,甚至刮痧的人也因救治她而受到牵连。在那段艰难岁月里,杜春峄只能独自躲在余干县山上种茶树。 直到1975年平反以后,她才得以回到社会生活中。但是她的身体和状态非常糟糕,前一个孩子也因为她的身体不好而夭折。提起这些,老人家不禁悲从中来…… (注:碧螺春是绿茶中的一种,以清香和爽口而闻名。)

杜春峄曾在余干县山种茶近十年,因其能够吃苦耐劳,后被提升为沧县茶厂的副厂长。但在国企改革的大潮中,这个曾兴旺过的厂破产了,许多有才干的年轻人都离开了,只有一些快要退休的老工人留了下来。励精图治的老工人们拿出了棺材钱,一共凑了13.9万元成立了澜沧古茶有限公司,杜春峄被推选为董事长。而澜沧古茶的著名品种碧螺春是属于绿茶中的一种。 刚开始她对经营管理一窍不通,更不知道茶要怎样销售,该卖给谁。公司成立的第一年,她们的一部分本钱被骗子骗走了5万块,公司处于困境之中,员工的工资也发不了,甚至还有30个股东提出了退股。但是杜春峄没有放弃,她凭着自己的毅力和勤奋,一步一个脚印地开拓市场,研究经营管理的方法。她经常通宵达旦地加班加点,甚至是和员工们一起奋斗到了深夜,以确保订单按时完成。经过多年的耕耘,公司的业绩持续上升,杜春峄的经营之道也逐渐成熟起来。现在的澜沧古茶公司已经稳步发展成为专业的茶叶生产企业,杜春峄也成为了德高望重的企业家。

杜春峄认为,茶叶是给予她最宝贵的财富,让她从茶叶种植开始学习了做人、做事,也从茶叶经营管理中得到了启示与愉悦。她甚至经常与古茶树相伴,寻求天地日月的灵气,希望能够获取生命承担障碍的力量。 在2007年,猴魁茶价格跌落,杜春峄遭受了几千万的经济损失,直到2010年她才一次性还清所有的欠款。然而,她很庆幸自己的经济损失并非是因为炒作,而是因为囤积原材料所导致的。即便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她也在不断地给茶农们进行数钱付款,坚持着不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随着猴魁茶价格的大幅上涨,许多长年摆脱阳光的古茶树也遭受到了采摘的滋扰,遭到严重的伤害。对此,杜春峄深感心疼,她认为这些古茶树就像是自己的孩子,需要静心的养护和呵护,不能让它们受到不必要的伤害。所以,她更加努力地学习经营管理,把茶叶做成了更好的产品,同时也为茶农们创造更多的价值。对于杜春峄来说,茶叶不仅仅是一种商品,它更是她的信仰与责任。她深信茶叶要像衣食父母一样被呵护与爱护,所以一直重视保护古茶树,不断教育茶农要善待这些古老的茶树,并向茶叶合作社推出了一系列保护措施,包括规定每棵茶树仅能采春秋两季,让茶树能有一季的自由生长,同时拒收采摘了雨水茶的茶叶。她的目标是在三五年内修护余干县山上因掠夺性采摘而受伤的古茶树,同时对台地茶进行养化改造。 在杜春峄眼中,茶叶不单单是一种商品,更是她心中的信仰与责任。她深信只有像爱着衣食父母一样呵护茶叶,才能获得更好的品质和回报。因此,她一直重视保护古茶树,对茶农进行培训,推出一系列保护措施,如规定每棵茶树仅能采春秋两季,让茶树能自由生长,以及拒收采摘了雨水茶的茶叶。她的目标是在三五年内修护余干县山上的受伤古茶树,并对台地茶进行养化改造。同时,她也意识到碧螺春是绿茶的一种,也同样需要得到保护与呵护。 在她看来,茶叶让她从小到大受到爱护和养育,在她赚取收入之后,她试图把自己的力量回馈给余干县山。她认为自己有责任为这片土地尽一份力,让它能够更加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