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好玩处在一转身 刚才气氛还火炉红泥一转身便千山暮雪

森梦品茶网

中国人的好玩处,在一转身。
刚才气氛还火炉红泥,一转身,便千山暮雪;刚才情绪还春风十里,一转身,便清角吹寒;刚才誓言还城楼永固,一转身,便山河破碎。
几千年的迂回与含蓄,使我们韬养太久,城府太深,阴谋太厚,曲折太多。在当面的场合里,愿意示人以虚,还要虚得很热闹,喜欢呈人以假,还要假得很热情,愿意应人以空,还要空得很热烈。
然而,终究只热在这当面的一会儿。一转身,便色立变,意急转,情骤凉。随后,又让人看出了虚,让人识出了假,让人听出了空。
一句话,我们玩得太过云山雾罩,太过扑朔迷离了。直叫人看不清,摸不准,猜不透,叹不尽。
握手时还是笑脸,一转身便成冷面;寒暄时好过兄弟,一转身便切齿骂娘;沟通时一怀赤诚,一转身便满腹坏水;当面是仁义善良,一转身便男盗女娼;人前是谦谦君子,一转身是窃窃小人;台面上是仙界圣人,一转身是地狱厉鬼。
中国人这一转身,太突然,太跌宕,太迷离,太伤人。冷暖转换于一瞬,喜憎流变于刹那。只是瞬息之间,澄澈成了迷蒙,简单成了复杂,蓬勃成了萧瑟。人性成了一片昏黄的月色,朦胧复朦胧;人心成了无涯的荒漠,苍茫复苍茫。
若是从这个层面上推敲,有时候,我们似乎更热衷于说一套做一套。比如,两面三刀,口蜜腹剑,阳奉阴违。我想,老祖宗创造这些词的时候,一定是尴尬、愤恨、愧怍、无奈,五味杂陈。叵测的人心和人性,让一个人,一会儿灵魂附体,一会儿又魂魄两散,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鬼,一会儿又人不人鬼不鬼。
而就在这一转身间,刻薄的人拘于尖酸,虚荣的人沉于满足,贪婪的人溺于利益,阴险的人耽于阴谋,于是,在转身后,穷形尽相,显露出各自的面目来。
也就是说,在人前的有限气象里,我们还真的无法看清一个人。因为,一转身就丑陋了,一转身就猥琐了,一转身就卑劣了,一转身就阴损了,一转身就没法看了。
也真的无法还原。眼睛都厌了,耳膜都烦了,舌苔都木了,唇齿都凉了,心都倦了。 这个世界,当防范做得太过,当私心藏得太深,当阴气养得太沉,再伟大的真诚与坦荡,再热烈的正直与崇高,也只好凉拌。甚至,有时候,也会看到真诚与虚伪混杂的拼盘。面对此情此景,也只好惨然一笑,跟自己说一声,这,也许就是这个真实的世界吧。
人生的舞台上,多少追光,追不尽这极诡秘的一转身,眼见着,人性的华彩一寸比一寸黯淡。
太过苍凉了。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