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有佳酿云雾见毛峰

黄山的冬天,冷得让人印象深刻。

住在半山腰的老乡家,夜里冷,无事可干,晚上8点多准备睡觉。我毫无戒备地上衣钻入被窝,被子冰冰凉,那种湿寒令人肝胆俱裂。

老乡姓汪,特别贴心,提了个蜂窝煤炉子来,上面放了一个黑黝黝的铁壶,舀了几碗水,抓了一把茶叶丢了进去,吩咐我等煮开了将茶水倒入暖瓶,炉子烧着就好,喝些热茶再进被窝。

清酌中,香气在口腔散开,那个晚上很安静,窗外泛着微微的亮光,亮光还透着点红,屋子里挺暖和,暖得人一夜睁不开眼。暖和当然是因为炉火,但我也记住了那壶热气腾腾充满幽香的茶。

黄山地区种茶历史悠久,和大部分农户一样,老汪把自家做好的茶叶,挑片去梗,规格统一的精制茶卖给茶商,剩下的叶片、茶梗,和最后一茬茶鲜叶做成的粗老茶叶混合在一起,留待自家饮用,也就是我那晚喝到的。

呃,原来这些都是黄山毛峰。它也叫黄山云雾茶,出产于黄山悬崖峭壁、云雾缭绕中而得名。明清时期,是皇帝的御用贡茶,以其特有的风味闻名遐迩。

中国绿茶有许多自古而今的名优茶,如果票选最受欢迎的前三,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黄山毛峰,八成错不了。都是地名+工艺组成的名称,地名代表了地域专属,是数百年来的审美;工艺代表了其在茶类中的独特性。

黄山的茶,明始便有了“品牌”。明代的《黄山志》称:“莲花庵旁就石隙养茶,多清香冷韵,袭人断腭,谓之黄山云雾茶。”黄山的茶第一次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黄山云雾。清代江澄云《素壶便录》里还夸赞了它:“黄山有云雾茶,产高山绝顶,烟云荡漾,雾露滋培,其柯有历百年者,气息恬雅,芳香扑鼻,绝无俗味。”

黄山处于带季风气候区,由于山高谷深,气候呈垂直变化。同时由于北坡和南坡受太阳照射的差别较大,局部地形对其气候起主导作用,形成了雾多、湿度大、降水多的气候特点。这都是茶树喜欢的生存环境,也造就了黄山毛峰的独特风味。

每年清明谷雨,选摘“黄山种”“黄山大叶种”等树种的初展肥壮嫩芽。特级黄山毛峰采摘细嫩,采摘标准为一芽一叶、一芽二叶初展,清明节前开采。为了保质保鲜,要求上午采,下午制;下午采,当夜制。采回来的鲜叶经摊放后,高温杀青、理条炒制。加工后的成茶外形微卷,状似雀舌,绿中泛黄,银毫显露,且带有金鱼叶。

冲泡黄山毛峰是赏心悦目的,芽叶竖直悬浮于水中,继之徐徐下沉,芽挺叶嫰,黄绿鲜艳,那水中的一芽一叶有“轻如蝉翼,嫰似莲心”之誉。滋味上,黄山毛峰以其滋味鲜浓,醇厚甘甜,浓而不苦,醇而不淡,回味甘甜,所谓“盛来有佳色,咽罢余芳香”。鲜叶原料的品质优劣,决定了滋味上的千差万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