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王子太平猴魁

从G4高速公路南行。一过长江,进入皖南山区,跨过太平湖大桥就到黄山区境了。从甘棠出口下高速公路,再右拐,经仙源镇,便到了著名的猴魁茶叶产地新明乡。

华东最洁净的湖泊——太平湖的沟沟汊汊深入深山。公路沿着湖岸,贴着山脚线,曲曲折折向里延伸。山愈高,水愈深,远山近水都是层层叠叠的绿。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明亮,若有若无的山岚水雾在山间林间游动。让人有些迷惑。也不知水润着山,还是山衬着水。绿映了水,水染了绿。

到了猴坑村,再换乘小面包车。九曲十八弯,小车围着大山转着向上爬。越转越陡,越转越高,我们去的时候正值初春,山林以绿色为主色调。杂花生树,莺飞草长。在一一的野林间,有着或大或小的种植茶园。展示出诱人的茶园风情。但更多的是隐在丛林中的茶地,一块一块的,忽隐忽现。太平猴魁生长在平均海拔500米左右的山上,山与山之上,山与山之间,群山中的一个阴坳里,便是这猴魁产地核心中的核心,猴村了。

车在村口停下。正是采茶季。村中道路上大体是三种人:一是游客,春和景明,瞒眼青绿,游春与研茶一体;二是采购商,头茶是人人所期盼的俏货,必须紧盯,稍一迟疑,那是肯定采购不到的;三是从外地来赶茶季的采茶人。猴魁比其他茶叶采摘约晚20天,时间上正好衔接。有经验的采茶工正是采猴魁所需要的。

路旁坡岗上有一个用石块围垒护着,结着不少红丝带的茶树,便是著名的茶树王了。走近前看,树的形状蓬蓬松松。像一棵蓬发的大灌木丛。从下往上看,许多根茎直立在黑砂岩土里,倒有南方榕树的模样。上面生发着一棵棵嫩枝。

太平猴魁以柿大茶群体种鲜叶为主要原料。能够采摘的茶叶,多长成了椭圆型。叶片的边缘都微微向后卷,叶肉厚实。在阳光下像快溶化的碧玉。我等不懂行的人一看,也觉得品质确实不一股。

茶树王前游人争着照相。循道往上走。倚山就势,错落有致,是猴村的几十户人家。正在采茶季,家家门户大开,摆开做茶战场。门外是铺满鲜叶的竹蓝竹席。门内则是一张张的小方桌或小长条桌,围坐着茶工,一部分人将新鲜的茶叶按一定标准理出,交给杀青师傅,杀青的师傅坐在炒锅前,一手不停地翻炒,一手用毛巾不断地清理锅底。已杀青的茶叶再交给茶工,捏成条形状,放到篾筛里,压实成扁平状,去烘干。尽管是流水作业,但这个流程却是无法用机械取代,所以全手工是猴魁的本质特征。

经过这样一个流程下来,一片片绿意盎然的茶叶,最后变成了一片片干茶。干茶外形两叶抱芽、平扁挺直、自然舒展、白毫隐伏。再按大小分拣,上等的猴魁干茶两头尖,不散不翘不卷边,肥硕、重实,叶色苍绿匀润,幽幽的茶香直袭大脑。

制好的茶叶放在白铁桶或罐中,封好,就是成品了。我们忍不住提出要喝一杯。在猴坑茶叶公司的会议室里,选用透明玻璃直杯冲泡。从白铁茶罐中取出茶叶时,可以清楚地听到干茶清脆的声响,竟然类似于触摸金属片的声音。取出一小撮,垂直放进杯中,沿杯壁注入半杯水,稍停后再冲至八分满。

在水的作用下,杯中的茶叶慢慢舒展开来。猴魁外观与一般茶叶有明显区别,不会飘浮在杯中,而是利用已长成的茶叶梗的重量,垂直下沉,梗梗触底,成枝成朵。叶底嫩绿匀亮,芽叶成朵肥壮。清亮的叶片,纤毫毕现。修长优雅,风度翩翩。如芭蕾舞台上的男一号,柔软中透着刚性韧劲,活脱脱是绿茶中的王子哇。

太平猴魁保留了茶叶的自然形态。光从外形上看,每片都5厘米长短。应该是世界上叶片最大的绿茶。一般茶叶,长到这个份上早成了树叶了,最多取其茶素,混合发醇,拿去制成茶饼茶砖,就很不错了。

啜茗一口,轻微的涩感,更显其茶汁浓郁,劲道十足。比一般新茶味道丰富许多。更为奇妙的是茶汤已然入喉,其高爽、醇厚甘冽的滋味才悠悠而至。他们说这香味,就是猴魁独特的“猴韵”。能够成为绿茶中的魁首,在茶的江湖上独步神州,这是其奥秘吗?一个孩子七八岁有童子功不易,但也不足为奇。若是从小锻炼,到二十岁了,各个器官全部长成,却仍保持原初之心,赤子之身,通体洁净,其劲道工夫当然不能同日而语。猴魁在自然天地间,多长20天的优势充分展现出来。多酚、氨基酸含量远高于一般绿茶。不像一些明前茶,若是全取芽头的,味道就更淡了。

忽然觉得生活在皖南,生活在长三角地区的人很幸福,都是贵族,把喝绿茶当成平常事。忽然觉得自己很奢侈,端茶的手便重了。对这片片猴魁茶不觉多了份珍惜的心,可能也是茶道要领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