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春,俺老爷侯任海去淄博洪山煤矿当了名工人。那年冬天,一位对俺老爷有恩的朋友摊上了官司,跑到矿上找他借钱。当时,家里除了有几件古董,钱是真没多少。俺老爷不忍拒绝那位朋友,便与他一起赶回家,打算与俺奶奶商量商量,卖些古董帮那朋友。起初,俺奶奶是说啥也不答应。可经不住俺老爷再三劝说,终究还是答应了。当天晚上,俺老爷与那位朋友跑到大汶口的古董夜市上,一转手就卖了600铜元。钱到了俺老爷手里,转手就递给了那位朋友。这一转手,那套红豆杉木做的茶具就没了。

对那套茶具,俺老爷一直万分珍爱,只有来了尊贵客人的时候,才舍得拿出来用一次。杉木托盘呈椭圆状,质地细密,纹路清晰,上面雕刻着二龙戏珠图案,底部还隐约能看出“大宋淳熙”字样;与托盘相配套的,还有一个杉木茶壶和六个杉木茶碗。这套茶具端庄结实、古色古香,虽历经几百年浸泡,却丝毫不变形。不管好茶孬茶,沏后都清香满室,饮后咽喉生津、口留余香。

俺老爷说,那套茶具的主人原是哈尔滨一个姓郑的破落财主。那财主十分好赌,没出几年,就把万贯家财几近输光。最后,家里只剩下这套杉木茶具了。在又一次赌输之后,便想卖了它还债。当时,俺老爷正在关东谋生,便花6个“袁大头”买下了它。交货之时,那财主哭泣着告诉俺老爷,让俺老爷一定要保管好那套茶具,说那套茶具是他祖上传下来的。还说,经常用那套茶具,能防治“噎食”。郑财主说的“噎食”,就是大家熟知的食道癌。现在想来,他的话还真有道理。因为,那套茶具的制作原料,是上好的红豆杉木。而目前世界上防癌抗癌的最有效药物——紫杉醇,就是从红豆杉的枝叶里提取出来的。